Project Description

英国《The Economist》(译:经济学人)珠三角特别报导以黑云信息为例

2017年4月8日国际权威媒体《The Economist》特别报导中提起黑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报导中以黑云自身信息化建设为正面例子,指出中国自动化的正确途径。

The Economist》,从1843年9月成立的一份国际知名的刊物,由伦敦的经济学人报纸有限公司出版,以周刊发行形式每期提供世界的重要政经新闻、科技、人文议题等等,从分析和批判的角度精练的深度剖析,读者群中包含众多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决策者和企业家。该报以周刊形式发送,全世界每期约售150万份。

資料來源:https://zh.wikipedia.org/wiki/经济学人

以下为《The Economist》授权中文官方译文:

 

衰弱厂房里的机器人

工厂正在升级,但仍远远落后于富裕国家

香港人黄集荣在深圳以北的工业城市东莞拥有一家工厂。他的这家名叫协挥精密五金厂(Hip Fai)的私营企业为打印机和复印机等设备冲压五金配件。这位精力充沛的七旬老人自1966年起从事染料和模具制造,他回忆起移民为获得一份工作而感激不尽的年代。“现在技术工人不够了。”他抱怨道。年轻人瞧不上工厂的活计。过去他向工人支付600元的月薪,现在他们要价5000元。

对于那些无法升级的工厂,未来并不光明。黄集荣琢磨过搬到中国内陆更为廉价的地方,但发现能节省的钱太少。他说,自己这个行当里的许多低端分包商正在把厂子关掉。看看他工厂里陈旧的设备和大批的工人,这个油腻又嘈杂的地方似乎也可能消亡。

然而,走过一个拐角,你却看到了未来:这里有一条混合装备线,外壳锃亮的日产机器人正和工人一起忙碌着。谘询公司贝恩的彼特·瓜拉亚(Peter Guarraia) 解释说,工厂自动化的全球大趋势是”协作机器人”—被设计成和工人安全协作的机器人。他们会照顾工人,可以由流水线工人为其编程。

黄集荣为每台机器人花费了20万元,但预期三年内就可以收回投资,因为改造后的装配线生产力已经大为提高。回想过去,“我没法想像我的工厂里都是机器人,”他沉思道,“我是为了廉价工人来这里的。”

东莞有鼓励自动化的官方政策,每年划拨二亿元帮助本地工厂减少工作岗位。这是通过自动化来升级制造业的国家战略的一部分。珠三角地区的各级政府率先发力。广东已承诺投入9430亿元来推动该省生产和使用机器人。广州市乐观地希望在2020年前将该市八成工业工作岗位都自动化。

 

提升生产率迫在眉睫

在毗邻广州的佛山市,美的集团庞大的总部里,这一天似乎已经到来。这家公司创办于1968年,启动资金5000元,最初只是一个20平米的作坊。创办人何享健带着一帮人从毛时代的经济废墟中筹措资金,生产塑料瓶盖、玻璃瓶盖和皮球等。今天,美的已是财富五百强企业,也是全球最大的家电制造商,出售从互联网控制的厨房用具到智能洗衣机等林林总总产品。何享健目前仍是美的控股股东,身家百亿。去年美的以近5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德国机器人公司库卡(Kuka)。他还和机器人制造商日本安川电机(Yaskawa)成立了合资公司。他正投入100亿元人民币研发机器人,将在自家工厂使用,也会对外出售。

之所以认为珠三角的工厂需要升级,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和一些竞争者相比,中国自动化的水平仍然低下。2015年,全国平均水平为每一万个工厂工人拥有不到50台机器人,而德国和日本约为300台,韩国为500多台。

其次,中国廉价劳动力的供给正在枯竭,这推动了工资急剧上涨。中国因独生子女政策(现已废除)而加剧的低出生率意味着劳动年龄人口已经见顶,且势必会在未来几十年里显著缩减。内陆省份的贫困农民往珠三角的大规模迁移也已放缓,而缺少了这一劳动力输入,增长目标将更难达到。

因此,中国急需提高生产力水平。1996到2016的20年间,劳动生产率平均每年提高8.5%,但在过去三年已放缓至不到7%,而绝对值仍处于低水平,仅为经合组织国家的15%到30%。

但自动化应当由市场而非补助驱动,而现在已经出现了泡沫的迹象。由于官方推动“自主创新”,中国的自动化企业常常在技术水平并不达标的情况下就获得补助。

在快速增长和廉价劳动力的年代,中国的老板们在开设工厂时无需多担心加工工具的效率和品质。一旦出现问题,他们就增配人手,而不会去投资哪怕是很简单的自动化。如今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在不假思索地用硬件取代人工。谘询公司AlixPartners警告说,中国有可能“因低成本国家经济模式失败而落后”。

谘询公司麦肯锡的卡雷尔·艾鲁特(Karel Eloot)认为,大部分中国公司甚至不愿费心去采用全球最佳做法,比如使用统计法来确保质量的六西格玛,或者强调效率和减少浪费的精益制造。有估计称,这类工具可以将生产率提升15%到30%。倒是有许多企业正在部署机器人来让目前的低效率作业变得自动化。艾鲁特期望在工厂车间看到更多数据、测量和分析,并能将所得的经验融入工作规程中。

这听起来可能太过复杂,但珠三角的企业已经在向中国其他地区展示如何在智能自动化上实现飞跃。看看黑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深圳的工厂。这家私营企业生产廉价的塑料手机壳,每个手机壳的成本为几元人民币。它每年卖出约3500万个手机壳,带来约3500万美元的收入。虽然这是一个竞争惨烈的小市场,该公司的利润达10%。

总经理陈冠义透露了自己的秘诀:“大部分中国企业都要承受生产损失、失误、废品、沟通和生产故障、仓库管理不当等问题……我们的成功源于非常好的控制。”该公司的特色在于其制造管理系统。每个员工都能在工厂里随处可见的大批iPad上查看这个系统。摄像头和传感器无所不在。iPad以大号字体显示在某个班次里每件商品赚到了多少净收益。

一位主管解释了优势所在:“我们这个没有信息孤岛……彻底透明化意味着没有秘密也没有争权夺利。”因为每个人都能实时看到数据,所有人都能及时调整计划。对陈冠义来说,结论是显而易见的:“中国工厂该改变管理习惯了。”

© The Economist Group Limited, London (April 2017)